<dd id="8aqa8"><table id="8aqa8"></table></dd><menu id="8aqa8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8aqa8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8aqa8"><nav id="8aqa8"></nav></nav>
  • <nav id="8aqa8"></nav>
    正在閱讀: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
    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
    2020-06-28 09:52 Tech星球 陳橋輝

          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    微信生態背后的隱秘灰產。
          微信作為一款國民App,月活高達11億,可以說,微信嫣然成了一個巨大的流量池和生態,在這片廣闊“肥沃”的生態中,誕生了諸如微信MCN、微商、微店等商業場景,讓一些創業者獲得了豐厚的回報。
          除此之外,微信背后還隱藏著一些鮮為人知的產業,比如“養號賣號”的生意,這個生意經過了十多年的發展,已經造就出一個龐大的商業生態。
          近日,張小龍在朋友圈里宣布視頻號月活超2億。在微信龐大的流量背后,存在著一個非常隱蔽的產業鏈。在這鏈條上,有人瞄上了其中的“商機”,他們大量開通視頻號,搶注極品視頻號昵稱,比如行業詞、城市名等,再倒賣給運營買家,或者通過自身所掌握的成百上千個微信號,為視頻號運營方提供刷粉業務,從中賺錢豐厚利潤。而且,這還只是他們諸多業務中的一種。
          由于視頻號的交易是虛擬的,所以買家被騙也是常有的,微信官方也采取了措施,在還沒有開通視頻號用戶的“個人中心”里,標注了一段“不要相信任何可以購買或者加速開通視頻號的方式”的提示。但是,這并不能杜絕交易,只要有利可圖,都會有人鋌而走險。
          除了最近爆火的微信視頻號,微信號也被瞄上了。
          微信近日改版,微信號可以進行修改。于是,有很多網友都希望,能重新起一個好記的微信靚號。因此,倒賣微信靚號也就成了一些人的牟利手段,并形成了一個產業鏈。
          業內人形容這些從事養號、倒賣賬號的人為“養號人”,或者“玩號人”,他們經常拿“幣圈”來類比,把微信號看作BTC(比特幣),把QQ號看作ETH(以太坊),“好比是賭徒?!?br />    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神秘的「養號人」:
          倒號賺了幾套房,身家千萬
          說到“養號人”的由來,不得不提到早期注冊倒賣網站域名的玩家。
          玩域名的人,在業界俗稱“米農”(域名亦稱玉米,取其諧音)。早期的知名“米農”,不乏58同城CEO姚勁波、美圖CEO蔡文勝等互聯網圈的大佬,靠注冊交易網站域名賺取了第一桶金。
          1999年,互聯網熱潮興起,學計算機專業的姚勁波大學畢業,工作之余做了一個以域名注冊交易為主業的“易域網”。幾次域名交易,讓他名聲鵲起,曾拍出1100萬元高價的極品數字52.com,便是出自姚勁波之手。后來創辦58同城時,資金幾乎斷裂,姚勁波賣了個域名,換了幾十萬給員工發工資。
          蔡文勝在2000年從一份香港報紙得知,business.com域名賣了750萬美元,天價交易額,讓蔡文勝醍醐灌頂,隨即他開始做起了域名的生意。
          凌晨3點,從睡夢中醒來,搶注域名成為了蔡文勝的日常。但好看的域名實際上很難注冊到,而且沒有人買的前提下,每年還要續費,所以虧得多、賺得少。蔡文勝把大部分精力,放在搶注那些有價值的域名上。
          經過短短兩年,他就賣出了1000多個域名。像愛奇藝、優酷土豆、新浪微博、360等優質域名交易都出自他的手,而360.com域名賣了一個億,入選史上十大最貴域名交易名單。
          “米農”們爭先恐后地入局,優質的域名越來越少,投入大量金錢卻賺不到錢,是當時乃至現在的“米農”的真實寫照,于是“米農”紛紛轉到搶注極品ID賬號的行列。
          極品ID賬號,包括好看的QQ號、郵箱、微博號、微信號、抖音號、快手號、手機靚號等等,這些稀缺的ID賬號之所以具有價值,是因為除了好看、好記之外,還可以讓人在虛擬或者現實生活中,得到身份和榮譽上的心理滿足。
          在早期的互聯網中,有些“米農”或者其他從業者,就嗅到了QQ靚號的價值和“投資前景”。在QQ剛出來時,他們就開始瘋狂注冊5位、6位QQ,隨著QQ注冊的人越來越多,短位號資源也逐漸變少,到了2000年,QQ號增加到了8位數,現在更是長達10位數,他們手中的短位號價值也隨之暴漲。
          在微信問世之前,QQ是國內第一大社交產品,也是用戶量最大的產品。一個短位的QQ號,或者排列組合好看的QQ號,就像一張漂亮的社交名片,會讓許多人去主動加你。
          騰訊也是看中了這點,所以自己也做起了QQ靚號的生意。一位行業資深人士告訴Tech星球,2003年他曾在QQ的官方靚號站上,花了240元購買了一張QQ靚號卡,可以隨機獲得一個5位的QQ號,當年憑著這個5位QQ,有很多人加自己,讓自己在虛擬的互聯網世界中,備受“尊重”?!?br />       哪怕是現在,也有很多人加他,但是更多人加他的目的,是為了買他的5位QQ號,而這些人其實就是“養號人”。據他介紹,當時“養號人”報價1萬收他的5位QQ,但被他拒絕了。
          Tech星球在網上搜索5位QQ號,發現有很多賣QQ號的網站,這些QQ靚號網站中,對5位QQ號的標價都在2萬元以上,而且不乏賣家。假如按“養號人”的1萬收,2萬賣出去,就可以賺取萬元的利潤,這怎么會不令人心動?
          資深“養號人”陳琨向Tech星球表示,這些收購短位QQ的“養號人”,實際上賺的并不多。像那些早期注冊5、6位QQ的“養號人”,靠買賣手中的0成本短位號,現在已經賺下幾套房了,身家千萬的也有。
       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產業鏈:收號、倒賣、拍賣、代理、抽傭
          而且,“養號人”經過十多年的發展,已經成了一條完整的QQ號交易產業鏈。
          “養號人”李勇介紹,像QQ號的交易,一般會在各種數字論壇中進行,其中交易的QQ號不計其數,從5位QQ到10位QQ都有,而且像抖音號、YY號等也可以交易,通常每天的交易量在1000以上。
          論壇中的“養號人”叫做號商,他們提供賬號資源,每一單至少可賺取3成的利潤,所以收號的“養號人”,一般按照現在QQ號市價的7折收購,然后倒賣。
          而數字論壇作為平臺方,可以賺取交易的手續費,一單至少5元,還有網站的廣告費、會員費等等。行業人士估算,一個數字論壇每年能賺到至少百萬以上。
         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  李 勇還 透露 ,像QQ號的交易,一般能夠賺大頭的 “ 養號人 ” ,都會發展自己的代理,有些收費,有些不收費,代理可以獲得頭部 “ 養號人 ” 的號碼資源,再通過加價賣出 。
          “要是勤奮些,一天一般可以賺200元以上,最少也能賺幾十元,我身邊有朋友靠賣QQ號,月賺2萬元,還有一個兼職賣QQ號,一個月也能賺2000元”,李勇說。
          有利可圖,因此參與的人越來越多,不乏00后也參與其中。
          他們會創建一個QQ拍賣群,并成為群管理,賣家通過群管理在群中拍賣QQ靚號,拍賣成功后,買家會將中介費給群管理,等QQ號成功換綁手機后,群管理將買家的錢打給賣家,完成交易。
          Tech星球通過與一個00后管理員聊天得知,拍賣會通常在晚上進行,“一個群一天會走100個成交量,一般一單交易的中介費5元,由于每個群管都會獨自開拍賣單,所以一天所獲得的中介費各不相同,但是一個月至少會有1000元進賬?!?br />       但是,買賣QQ靚號的紅利期,在持續十多年后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影響,一方面,來自騰訊對這類灰產的嚴厲打擊,另一方面,來自于騰訊的另外一款社交產品微信的誕生。
         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微信號修改新規催生商機,
          出租靚號月賺3萬
          2011年,微信的出現,讓QQ的社交地位受到影響,也讓QQ號交易行情受到沖擊。
          一位“養號人”向Tech星球表示,現在的QQ靚號是有價無市,而且QQ靚號也開始降價出售,自己當時投資的20萬元,已經賠了一半進去。但他并沒有放棄這個行業,“現在已開始進軍買賣微信號的市場”。
          同QQ號一樣,好看易記的微信號也受人青睞,特別是銷售人員以及老板們,他們會鐘情好看的微信號。
          近期,微信改版,新的微信號修改規則,允許用戶可以自定義至少6位的短位微信號。
          按照“養號人”的說法,他們會注冊6位好記的微信號,比如AAAAAA這類的微信號,業內叫做“全A號”;還有ABABAB這類“AB號”,只要是好看易記的微信號,都會爭搶注冊,然后拿去賣。
          今年6月,微信開放微信號可以一年一修改的功能,這對于“養號人”來說,是一次難得的機會,他們可以把手里的囤積的微信靚號,賣給那些想要靚號,但卻注冊不到靚號的買家。
          最近,“養號人”的朋友圈中,也多了許多遷移微信號,或者直接代注冊微信號的生意,一單在80-150元之間。
          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當然,好看的微信號也并不都是通過直接修改而來的,有部分來自手機號,還有部分來自QQ號。
          為什么會來自手機號和QQ號呢?這就要說到微信加好友的機制了。由于當時,微信可以綁定手機號和QQ號,在微信中,用戶可以直接搜索對方的手機號或QQ號加好友,才形成了現在的微信社交關系鏈。
          如今的微信中,仍然保留這兩個加好友的功能,那么像短位以及排列組合好看易記的QQ號,成為了爭搶的對象,而手機靚號同樣也成為了商人們的選擇,微信號的交易不僅變得多樣化,而且也越加繁忙起來。
          據Tech星球了解,部分手中掌握5、6位QQ的“養號人”,在倒賣QQ號的同時,也開始對一些買家出租5位QQ號在微信中的“綁定權”。
          5位QQ號的出租費,根據類型的不同,價位也不同,一般的5位QQ號每月500元,像尾號是連著相同數字的,俗稱豹子號,每月出租費可達上萬,買家多為銷售人員以及玩號的人。一個“養號人”憑著手里短位QQ號的出租,一個月可以賺3萬元。
          而倒賣手機靚號的從業者,同樣會在出售手機號時,打上通過手機號加微信好友的標簽,一些尾號4連(比如手機號12345678888)的價格在3萬左右,尾號的連號越多,價格也會越高。
          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灰產的延伸:
          代點贊、投票、刷粉,跨平臺搶注
          在“微信靚號”的生意之外,有“養號人”開啟了另外的生意,比如代刷。
          一位不愿具名的專注微信代刷人員告訴Tech星球,微信代刷服務的出現,是由于許多平臺進行投票、點贊等活動時,可以選擇微信第三方登錄,那么也就意味著,一個微信號等于一票。
          像他手里有上千個微信號,可以提供成百上千的點贊、投票和刷粉業務,比如點一個贊的價格是0.1-0.3元左右,由于積少成多,所以一個月的成交額在7000元。
          他表示,自己做的規模比較小,規模做得大的“養號人”,其微信號會更多,而且會買上千個二手手機,每天登陸上千個微信號保持活躍,“因為不活躍的微信號會被騰訊微信平臺收回,或者封禁”,同時也能保證生意到了,就可以接單干活,避免一個手機多次換號的繁瑣操作。
          這位代刷“養號人”還向Tech星球介紹說,除了上述外部業務外,微信生態體系內的業務也做,“比如,通過手里的微信號,去搶注極品視頻號賬號昵稱,還有微信圈子昵稱等等,然后把這些賬號昵稱賣給需要的人,同時為他們提供配套的點贊刷粉業務。由內到外,只要能夠賺到錢,都會去做?!?br />       基于微信號的灰色生意,鏈條還在繼續延伸。
          微信號可以作為第三方,登錄許多App。所以,“養號人”也會將號碼生意轉移到其他App,由于一些App也有著和微信號一樣的功能,每當互聯網大廠上線新的App產品,“養號人”就會通過微信號登錄該App,進行ID或者昵稱的搶注,比如抖音號、快手號。有些養號人,甚至會為此“鋌而走險”。
          媒體曾報道,抖音公司發現,數據庫內至少2900余個抖音賬號被修改了,后經調查,付某應下家需求,以1萬元的價格定制抖號“88888888”,下家以1.5萬元的價格賣給了實際使用者。
          由于養號本身是灰色產業,所以平臺會對這類行為予以打擊。
          據“養號人”張偉介紹,去年底,騰訊推出了一款名為“朋友”的社交App,上線當晚他注冊了幾百個好記的ID賬號,而且許多“養號人”也蜂擁而至趕來搶注。
          “朋友”App官方發現了這個問題,于是取消了ID賬號的顯示,雖然打擊了“養號人”,但也帶來了諸多不便,比如用戶無法通過ID加好友。因此,大量用戶在官方動態下留言評論,表達對ID重新顯示的訴求。
           起底微信“養號”產業鏈:有人身家千萬,賺了幾套房
          其實,這只是平臺方對養號行為的一種打擊辦法,像抖音、騰訊以及微博 等平臺, 會不時的對這類灰產行業采取封群、封號的處理辦法。 而 “ 養號人 ” 也會與這類平臺進行周旋,繼續從中 牟 利。
          現如今,越來越多的“養號人”開始向微信轉移,并憑著微信號多點散發,賬號交易逐漸成為他們日常收入的主要來源。
          “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有江湖,養號人就是江湖,你怎么退出?”這也成為了養號人的寫照。
          隨著今年《民法典》的頒布實施,以及民商事法律對虛擬財產的規定不斷細化,合法的網絡虛擬財產,和普通現實財物一樣,成為買賣、贈與或者繼承的標的。這也就意味著,網絡賬號交易這個行業,將會被賦予新的意義,但作為平臺方,如何在法律框架界定養號的行為,也將會成為他們考慮的一個重點。
          但是,養號畢竟是一個灰產,一不小心就會觸碰紅線。養號的生意和產業,正在變得越來越大,但這種產業的不少行為的界定,還處于模糊地帶,對于“養號人”來說,未來充滿了未知數。
          (應受訪者要求,陳琨、李勇、張偉為化名。)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編輯:紅研


    好消息2020全國素質教育新課堂教研成果評選開始了,主要有論文、課件、微課教案評選等。同時開展第十三屆正心杯全國校園科幻寫作繪畫大賽。主辦單位:《科學導報·今日文教》編輯部、中國中小學教育藝術教與學研究中心、《作家報社》、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、中華文教網等。咨詢電話;010-89456159 微信:15011204522  QQ1062421792 。


       

    返回科技生活頻道 (責任編輯:中華新聞文化網)
    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美利坚|色综合精品一区二区三区|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看18|久久精品国产自在天天线
    <dd id="8aqa8"><table id="8aqa8"></table></dd><menu id="8aqa8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8aqa8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8aqa8"><nav id="8aqa8"></nav></nav>
  • <nav id="8aqa8"></nav>